首页 »

邓伟志|学富五车为何创新乏力

2019/10/19 1:19:23

邓伟志|学富五车为何创新乏力

以下内容由作者授权解放日报和上海观察独家刊载

版权所有     盗抄必究
 


 

创新的声音每时每刻都在中国的大地上迴响。创新是中国人的追求,创新理念更是中国人的最爱。创新理念是中国各项事业大踏步前进的尖兵,是中国走向世界的火车头。

 

 

拥有五千年创新历史的中国人今天依然具备高超的创新素质和能力。据体质人类学家研究,各民族、各种族的大脑的脑量大体上是一样多的。脑量不仅够用,而且还有剩余,不管动过多少脑筋的人,死后解剖都会发现大脑中尚有未启动过的“静区”。区别无非是静区有大有小而已。普天下的人的大脑神经细胞都是一样的。这就是说,从管思维的大脑看,是人都具有大智慧的生理基础,都具备创新的先天前提条件(个别脑病患者除外)。因此,中国人一直豪迈地唱出 “人皆可以成尧舜”。

根据研究发现,普天下的人的大脑神经细胞都是一样的。

 

至于说,为什么有人聪明有人愚蠢,完全取决于后天的努力与否。有付出才有杰出。后天的付出多,脑神经元通畅,大脑的皱纹也就多;后天付出的少,脑神经元鲜有打通,大脑的皱纹也就少。中国学界的勤奋,刻苦,即付出,同许多国家的学界比起来,我可以有把握地说,前面应当加个“最”字,最勤奋,最刻苦。因此,中国学界创新的可能性最大。中国有几十万博士,堪称博士大国。中国有数以千万计的高级知识分子分布在十二个大类当中。他们都有著作。各界各级每年都有课题发布,课题费也在与年俱增。我们每年的博士论文有五万篇。中国每年出版图书世界第一,日报发行量世界第一,电子出版物总量世界第二。学者的论文那就不计其数了。过去形容知识渊博叫“学富五车”。现在中国每年出版印刷的学术著作用500部列车也拉不完。

 

 

然而试问:在这些人、这些作品中有多少创新呢?这就是“古德巴赫猜想”了。

 

 

说创新多如牛毛有多如牛毛的道理,说创新寥寥无几有寥寥无几的道理。我看,咱还是从严要求,谦虚点说:创新不多!要不,中国人均读书量为什么会低得说不出口呢!如果书中充满了新见解,读者会抢着读的。叫读者看那些人云亦云、老生常谈的东西,等于强迫读者“吃人家嚼过的馍”,还有啥味道呢?

 

 

有创新的条件而创新不多,这就提醒我们要找一找原因。看来问题出在对“创新”中的“新”字理解不够深刻上。新,通俗地说是不同于旧。说得透彻一点,新是对旧的突破、颠覆和否定。至少是部分否定,有的还是全盘否定。科学的使命是探讨未知的,如果论述了半天还没跳出已知的巢旧,那就是随大溜、炒冷饭,是赚课题费,算不上科学研究。不过,你尽可以对新理念不理解,不让它遍地开花,但是你起码应当给新理念一席之地;你可以对新理念不认同,但是你不必吹胡子、瞪眼睛地去反对它;你一定要反对,也可以去反对它,但是你不应当 “扣帽子”、“打棍子”。如果历史证明你的反对是正确的,新理念是错误的,那也应当把错误的理念载入史册,因为你是在批判错误理念中站住脚的,是在批判错误理念中壮大起来的。相反的,如果你不给新理念一席之地,实践证明新理念是正确的,那你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伽利略面对宗教裁判所。

 

这类事,在国外也是屡见不鲜的。三百多年前意大利物理学家伽里略提出自由落体定律、惯性定律,否定了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一系列臆断,反驳了托勒密的地心体系,被罗马宗教裁判所以“宣扬邪学”罪名判处终身监禁。科学证明他们当初是把正确判成罪过以后,1979年11月10日不得不由保罗二世亲自出面为伽里略平反昭雪。比伽里略早一百年的维萨留斯解剖人体,提出男女肋骨一样多,否定了女人是由男人的一根肋骨变出来的,提出“脑管思维”,否定了亚里士多德的“心管思维”的旧说,被宗教裁判所判死刑。只因维萨留斯当过御医,又改为命他朝圣,不幸在途中困死在希腊一小岛上。谁都知道爱因斯坦了不起,在他1922年来上海的路上获悉拿到了1921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可是,你是否知道,希特勒曾悬赏两万马克要爱因斯坦的人头?你是否知道1930年德国出版过一本书名叫做《一百位教授出面证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错了》?历史给爱因斯坦开了个大玩笑,历史有时也会捉弄目无创新的权势人物。

 

 

在学术圈,应该有不同学说、学派并存。要求同存异,求同尊异。这样广纳创新之言,才能让广大读者、让政府择优推行。真正做学问的人只会在学派之间商榷来商榷去,但是谁也不会、谁也不能把对方往死里打。处理得好,可以做到知识互补,思维共振。和而不同,不同而和。学问从来都是反复切磋琢磨出来的。一挥而就也许是可能的,一挥而成、一挥而准是罕见的。文章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实践是源,讨论是流。水只有在流动中方能增加含氧成分。生物学界都知道在上个世纪50年代曾有摩尔根学派与米丘林学派之争。青岛会议上两派平等讨论。我曾与摩尔根学派在中国的代表人物谈家祯和米丘林学派在复旦大学的代表人物包正(出席中共一大的包惠僧的长女)共事过,向他们请教过。他们都不把自己的学派说得完美无缺,他们也都肯定对方的成就。宽容是创新理念的催生婆。宽厚是发挥集群效应的大前提。读者诸君可能不知道,我与包正还一起吃过谈家祯教授的喜糖哩!

 

 

做学问就是做学问,要心无旁骛。孤芳自赏,认为“辣痢头的儿子是自己好”,文章也是自己的美,往往是因为有“旁骛”的缘故。今天,摆在理论界面前仍有许多方程待解,仍有许多方程待挖掘。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应当为创新理念提供宜创的氧气、水份和土壤,把一切不宜创的障碍物扫除干净!

 


 

 

 

感谢您阅读《上观学习》   

 

体验思想的魅力  分享思考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