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位摄影师拍了一辈子,直到八十九岁才出版了个人影集

2019/10/19 3:51:24

这位摄影师拍了一辈子,直到八十九岁才出版了个人影集

摄影有许多流派,其数量甚至超过绘画。大多数摄影师以某一种特定的摄影风格或手法而成名,这有一定的技术原因。画家只需用画笔和调色板就可以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画面效果,或特写、或全景、或动态或静态;而摄影师则需要一系列不同的镜头、胶卷、灯光和滤镜等器材的配合,并且通晓技术诀窍,才能用最好的手段处理不同焦段、色彩下的画面。

 

纽曼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内容包括社交纪录片、旅游、时尚、运动,甚至是肯尼迪的葬礼。当问及如何在“百老汇夜景1983”系列中拍出如此华丽而流畅的绿色时,他解释道,“这并不是我拍出来的,它本来就存在。”

 

这张《42号大街》集中体现了纽曼摄影的特点:绘画般的颜色、轻松的构图、偶然捕捉的瞬间以及画面中颇具嘲讽意味的文字。正如纽曼所说,“人们通过桃色眼镜看世界,而我通过矩形的取景器观察世界”。

 

纽曼从大学毕业后就开始为杂志拍摄商业照片。此前,《LIFE》杂志已于1953年刊载了纽曼拍摄的黑白系列“长岛风景”。这些简约的单色图像和上面提到的色彩斑斓的百老汇图片仿佛出自两个截然不同的摄影师之手,前者体现出较老的摄影传统。

 

纽曼曾就读于芝加哥设计学院,并撰写过和黑白设计有关的主题论文。该学院的前身为1937年由德国迁往美国的包豪斯设计学院。在色彩方面,纽曼也同样接受过专业的艺术训练,他师从于早期纽约布鲁克林学院的老师布尔戈宁·迪勒(Burgoyne Diller),他是一名风格派的抽象画家。迪勒向纽曼灌输了色彩构成的原则,即左右平衡,如用右边的蓝色方块辅以左边的红色方块,左边的一个人需要用右边的两个人来平衡,等等。

 

简单翻阅这本摄影集,你就会发现纽曼的摄影深受电影影响。纽曼的五位表叔都是工会的电影放映员,他回忆道,“我早上和他们一起去放映室,帮他们播放电影然后一整天都待在那里,这是我受过最好的熏陶”。

 

这是一种开明而润物细无声式的教育。纽曼所爱的上世纪30年代的黑帮片对他早期的摄影产生了明显影响,彩色照《纽约小意大利的迎神节》中的两名年轻男子就暗合了《穷街陋巷》的电影镜头。

 

纽曼于1958年拍摄于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华尔街》堪称经典之作,人们仿佛透过天花板上的洞,观察交易员围坐在一张张马蹄形桌子四周,如同皇家苏格兰舞会一般。 纽曼用21毫米的广角镜头和柯达彩色胶卷拍摄了这张照片,曝光时间长达四到六秒。也正是因为成像速度慢,恰好可以看到有些人正在移动,这使得这张照片更为有趣。

 

像纽曼这样的摄影师从来没有闲着的时候,拍摄完商业杂志所需的图片后,他始终四处游走,搜寻镜头下的事物。20世纪50年代中期,他被《体育画报》派去堪萨斯拍摄职业篮球队。闲暇时他漫游到一间样式古老的屋子,里面的音乐十分生动,音乐家们也不同寻常。

 

在这张幽灵般的黑白相片中,人们的视线从舞台上的裸体舞者转移到台下的交响乐队,会发现有一个衣着华丽并戴着珍珠项链的老奶奶在弹钢琴,她同时也是教堂的风琴手。

 

伟大的摄影师都是独具慧眼的,能从别人弃之如敝屐的庸常事物中找到创作灵感。纽曼一直致力于向人们展现那些他们从来没有看到或意识到的东西。在工作之余,他还在探索未知的领域。例如1953年正值冬季的科尼岛,街道上的门店纷纷拉下百叶窗以防风。在这个很冷的清晨,从照片里光线的质感仿佛可以感觉到整个冬日的氛围。

 

纽曼说,如果观众确实能通过照片产生代入感,那他的目标也就达成了。

 

《拳王阿里与马文·纽曼》是纽曼最喜欢的作品,虽然在照片中他并不是主角,但他在这张照片找到了自我,正是这种自我意识将摄影变成了艺术。

 

这张照片是纽曼拍摄的众多体育照片中最不寻常的一张,1963年,拳王阿里在迈阿密体育馆的一面落满灰尘的镜子前喝着一瓶苏打水,作为摄影师的纽曼也出现在镜子里,这也是整个摄影集中唯一一张有他入镜的照片。

 

纽曼认为,为商业杂志拍摄和自发地去摄影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无论拍摄什么,他都在遵循自己的内心。艺术家不同于职业摄影师之处正在于——艺术家取悦自己的内心,从这个角度而言,纽曼无疑是个艺术家。

 


本文综合自《卫报》及《观察者》杂志相关报道,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

栏目主编: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